• 今年突然和失联十几年的高中女神HYX联系上了。

    商量着聚一聚出来坐一下,几次阴差阳错的在深圳’武汉’赣州各种城市擦肩而过。

    今天约好一起在赣州吃个午饭的,结果她忙到晚上10点还在搞团建,发信息给我时我已然也不想再换衣服出门了。明天她赶着继续出差然后回深圳。

    这一次提前了半个月的预约见面又失败了。

    回想起高中时令我着迷的一频一笑,校运会时就我俩在教室里她给我唱的歌,她分享的磁带,我转学后听她电话里的哭泣。青涩又美好。哪怕有些话我始终没有说出口,即使说了结局也不会不同,哪怕只是我一厢情愿,但就是很美好。

    上一次想起她还是看了九把刀的《那些年》改成的电影 ,我还心想“总是有歌,把心境道破”。妻子见我情绪不对还以为我怀念HYY,狠掐了我几下。以至于后来只要一听见主题曲,她就一脸不耐的关掉音响。

   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,别人故意在我面前提起HYY我早就内心波澜不惊了的路人心态了,今天和HYX通电话也没有高中的紧张与激动。

    就跟见面一样,肯定是害怕大于期待的。

    我没什么期待的,就是想见见当初在自己眼中会发光的故人。

    我害怕心目中十六七岁的那个翩翩少女,跟现在的30岁少妇落差太大,我害怕昔日的印象毁于一旦。我害怕青春少年变白发大叔自己的形象崩塌。我害怕气氛客气又疏远。

    我只想和YN白头偕老。

    当代恶臭中年人。呵。

    Tue Jul 9th, 2019 by dualnite | no comments